中心教育
辅导课程
师资队伍
资费标准
联系我们
首页 >> 教员老师帮助中心
“考碗族”赶国考:百万考生挤独木桥
发布时间:2011-06-04     点击次数:111次    打印本页面    返回

       转眼又到国考时,秋风送来凉意,这是一个被“考碗族”喻为黄金一样的季节。

  2010年10月15日起,国家公务员考试开始接受网络报名,截至今天,报名已经趋近尾声。11月2日至7日报名获得确认后,报名者将得到12月5日参加笔试的机会。

  “我报的那个职位已经有一千多人通过报名审核了,报还是不报?”报名即将结束,很多考生内心纠结。面对这种情况,多试一次,就意味着多一次给别人当“分母”。何谓分母?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分数中的分母,引申到公务员考试中,“分母”就是指那些垫底的人。因为国考的残酷竞争,充当“分母”的人也越来越多。

  距正式考试仅剩1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如今,“国考”成了微博(http://t.sina.com.cn)上最热门的关键词。“国考,是比高考独木桥还要难挤的独木桥,考上的那才叫真正的‘天之骄子’!”“我听咱爸咱妈的话,追国考,就是为了捧个牢固一点的饭碗。”“我已经当了好几年‘炮灰’了,不知今年命运如何?”网友们纷纷在微博上讨论。

  “考碗族”的人群中,流行着“金碗”、“银碗”之说,即参加国考的是考“金碗”,参加直辖市、省级公务员考试的是“银饭碗”,地市级是“铜饭碗”,街镇一级最起码也是“铁饭碗”。公务员考试被千军万马式的应考者追逐,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当然,国考并不是整体在“发高烧”,一些偏远地区的岗位、一些辛苦的基层岗位,出现了少人问津的现象。这种选择,也凸显着当下人们在求职时的普遍心态。

  在追逐大军中,有新的生力军——大量的应届毕业生,也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者。记者调查发现,很多热门职位已经达到“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的标准。如离深圳市民“较近”的工作岗位——广东省国家税务局,深圳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深圳海关等,都成了最热门报考部门、或者点击最热的职位。很多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也“盛满”了学员,带领应试者作最后的冲刺。

  记者发现,大家对待国考,甚至有一种“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心态,哪怕机会渺茫,也要试上一试。为何大家对公务员岗位趋之若鹜,从而把国考推上“一级大考”的位置?据一项调查显示,超过八成的人最看重公务员的稳定——医疗、养老都有保障。

  深圳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易松国教授表示,每个人找工作,肯定都会有自己的标准。从当下标准来说,社会地位高,职业待遇好,工作稳定是人们求职的共识,而公务员的职位则正好符合这些条件。因此,报考火爆的情况也就不出奇了。(记者 李福莹)

  A“考碗族”赶考·未雨绸缪

  毕业前就开始的“战役”

  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

  离大学毕业的日子还有半年多的时间,陈秋晓所在的班里就开始弥漫着一种大战在即的气息。一部分人在准备考研,一部分人准备着国家公务员考试,只有极少数人还算逍遥。

  “我们班里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同学都报名参加了国家公务员考试,有些同学甚至提前半年就开始准备。”陈秋晓告诉记者,她们班里正流行着一句话:“睡在你上铺的兄弟,正在跟你争同一个职位。”可见“国考”报名人数之多。陈秋晓报考的是广东省国家税务局中的一个职位,这个职位已经被列为今年“国考”中最热门的职位之一,这意味着,陈秋晓面临的竞争压力非常巨大。

  陈秋晓完全是被动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的,自从她去年跟父母透露了自己不读研的想法后,父母统一了战线,一致要求她考公务员。理由是,一个女孩子,有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最重要。没说出来的话是“然后嫁个不错的男人,生活就幸福了”。而陈秋晓觉得父母的想法太老土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是到企业闯几年,她曾经十分迷恋电视剧中商界女强人的形象。

  “我相信我有闯的能力,但父母却不希望看到我的生活太动荡,并以一副过来人的神情和语气告诉我,等我年龄大一些了,就自然会明白这种选择的道理。”陈秋晓拗不过父母,终于不情不愿地准备起国考来。

  可是,报名结束后,父母继续给陈秋晓施加压力,天天打电话查岗,问她有没有复习。陈秋晓决定打起12分精神,利用最后一个多月的时间认真备考。“条条大路通罗马,何必非拼公务员。”直到现在,陈秋晓还是不大能够理解父母的想法。“我们都知道国考得中的几率很低,得有中彩票的运气,可遇而不可求。”

  与陈秋晓被“押上”考场不同,同寝室另一个准备国家公务员考试的女孩,半年前就制定了详密的备考计划。这个女孩来自农村,家里供她读大学已属不易,继续读研的可能性也不大。她大学毕业后,亟须一份稳定的收入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在就业形势比较严峻的今天,考公务员被她当成第一选择。陈秋晓告诉记者,这个女孩选择了一些偏远城市的职位,报名人数不多,考中的可能性非常大。

  与那些一心一意想通过独木桥的同学相比,陈秋晓说,至少她的内心是轻松的,毕竟这次考试,就当是了却父母的一桩心愿。考中了,皆大欢喜。考不中,便启动自己的“备份”职业计划。

  B“考碗族”赶考·屡战屡败

  考了十几次 终于解脱

  深圳晚报记者 李晓水

  刘宏(化名)第一次参加公务员考试还是在7年前,掐指算了算,他说自己参加的考试应该超过10次了,不过他现在解脱了,因为他不可能再参加公务员考试,今年超过35岁了。

  刘宏说,第一次参加公务员考试完全是姐姐的意思。当时他来深圳两年,换了七八个工作,总是不如意。姐姐就跟他说,不如考公务员吧。姐姐是一名公务员,深知做公务员的好处。刘宏当然也看得到。但是,他觉得自己很难考得上。走出校门七八年了,自己平时又懒得看书,也没有时间,都在为生计奔波。拿什么考呀?姐姐说,你就试试看呗,反正也不会损失什么。就这样,他开始考了。

  第一次,选择的是一家省直单位,自己对那家单位比较神往,曾经跟他们接触过,感觉他们神气得很,权力大,福利又好。但自己心里真的没一点把握,招多少人忘了,反正与考试人比超过了100:1。没有想到,自己笔试竟然过关了。但面试时,面对七八名考官,他顿时头脑一片空白,紧张得完全失控,连说话都直打哆嗦。不用说,砸了。他恨透了自己,他觉得,要在平时,那些问题他完全可以说出一二。

  刘宏说,他是做技术工作的,很少有当众发言的机会,更不要说演讲,紧张是正常的。为了锻炼自己,他又报了一个演讲与口才的培训班,学了差不多一年,终于克服了紧张的毛病。

  第二次考试,是第二年,笔试没有通过。

  第三次,考福建的公务员,却是一次荒唐的经历。他记得,坐汽车去福州,中途车开进一黑店吃饭,他吃了一袋方便面。因为进趟厕所要1元钱,他就在外面找个地方解决了,被饭店的人看到,要收他1元钱,他不肯,说了两句,对方就来了三四名大汉,不由分说,就把他揍了一顿。更气人的,汽车司机分明看见他躺在地上,也没招呼一声,开车走了。深更半夜,他好不容易摸到派出所,在那里折腾了一天,对方赔了200元算治疗费,但考试却赶不上了。

  这一次考试让刘宏很沮丧,从此他不再考外地的公务员了,但是考试成绩却一直不理想,他记得,2007年,他通过了笔试,也是在面试是打下来了。那次是离成功最近的,好像只差一名,算是名落孙山。

  考试让他觉得十分累,其实他早就不想考了,他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料。但是姐姐对他十分强硬,老是给他灌输一些打工一辈子没有出息之类的信息。打工当然不如做公务员好,这谁都知道,但是,要考得上呀。后来又找了女朋友,结了婚,老婆跟姐姐是一个态度。每次考试,他倒觉得是为姐姐和老婆而战,压力也是越来越大,比当年考大学还大。每次考得不好,就觉得自己没脸去见姐姐和老婆,而她们总是鼓励。刘宏说,其实他早就厌倦了这种考试,他觉得自己最愉快的事情就是做自己的技术,至于是不是公务员,他很少考虑。

  最后一次考试,是2009年,果然如他所料,他再一次名落孙山。刘宏说,那次考完后,他狠狠地奖励了自己一瓶白酒,一个人竟是喝醉了,想想这些年,被公务员的考试折腾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他说,自己本来就最害怕考试,最讨厌考试,当年上大学,也只是个专科,后来自学才上了本科。这下解脱了。

  刘宏说,虽然自己这辈子没有当公务员的福气,但不表示,他就不能生活得好。

  C“考碗族”赶考·倦鸟回巢

  回家的良机

  深圳晚报记者 刘琨亚

  相对于很多报考公务员的人来说,姜云起显得比较高调,他还专门向公司请了假回家复习,“其实,大家都知道我想回老家去,即便不考公务员,我也会寻找其他途径,所以也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了。”

  这是他第一次报名参加公务员考试,但他知道,这也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出生于1974年12月的他到明年已经超龄。

  从大学毕业到参加工作10多年,姜云起的专业知识一直没有放下,但对于这次考试他还是没有太大把握,“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他告诉记者,虽然自己报考的是西部省区贵州的职位,但竞争对手还是很多,“相对于那些刚刚大学毕业的人,我的工作经验虽然丰富一些,但考试的能力肯定远远不如他们。”

  姜云起报考的是贵州省环保局的一个职务,在大学学习环境专业的他毕业以后一直在广州和深圳从事和环保相关的工作。

  姜云起告诉记者,他希望通过这次考试回到贵阳,去照顾已经退休的父母。

  姜云起的家乡在贵州铜仁,现在父母都已经退休,几年前他就在贵阳为父母买了房子,但父母一直不愿意搬过去居住。“我曾经想过接父母到深圳一起住,但他们在这边根本呆不住,每次过来不到一个月就要回去,所以我在贵阳买了房子,毕竟他们年纪大了,在省城各方面条件都会好一些。”

  从去年开始,姜云起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回贵阳工作,但因为他这边的一个项目一直没有完成,他向单位承诺,会跟完这个项目再离开公司。他说,除了父母的原因以外,他还非常看好西部的发展,“现在西部大开发对贵州影响很大,国家提倡可持续发展,我们这个专业回去肯定会有机会。”他说,太太也是贵州老乡,对于他返回家乡的想法也一直很支持。“这次公务员考试还是她在网上看到以后告诉我的。”

  “回去以后收入肯定比在深圳低,但发展前景大,何况公务员的工作比较稳定,那边的生活成本也远远低于深圳。”姜云起和太太都觉得,这次考试是一次返回家乡的绝佳机会。

  而摆在他面前的难题是,现在时间已经很紧张了,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进行复习。

  “虽然竞争很大,但也并不是说没有一点机会,就算去碰碰运气也好运气也好。”姜云起说,“如果这次考试被录取,我就可以回家去了。”

  D“考碗族”赶考·志在必得

  希望国考改变命运

  深圳晚报记者 刘琨亚

  从大学毕业以来,黄琳参加了能够参加的每一次公务员考试,这一次的国考,她毫无意外地再次报名。

  在她看来,成为一名公务员,是改变自己命运的捷径。

  黄琳2003年毕业于一家广西大学,毕业以后就在一位师兄的介绍下来到深圳工作,2005年,她又考到上海师范大学研究生院。不过,让她有些意外的是,当她研究生毕业再回到深圳以后,竟然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收入甚至还不如她原来那家单位。

  黄琳说,或许是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2008年找工作特别难,她虽然研究生毕业,单位愿意提供的薪水都只有3000元到4000元,这样的收入虽然足够过日子,但想要买房扎根,基本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我出生在农村,家里也没有什么关系,一切只能靠自己。”黄琳告诉记者,之所以想要报考公务员,是因为她得知一位在某局工作的师兄收入竟然是自己的好几倍,“他比我早毕业两年,现在是科级干部,我问他是靠什么关系进到这个局,他告诉我是通过公务员考试。”

  那一刻,黄琳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条捷径。“我离开学校不久,而且一直以来,学习和考试都是我的强项,不如去参加公务员考试。起码,不需要通过拉关系走后门,成绩就是硬指标。”她说。

  黄琳坦言,她报考公务员是因为公务员收入不错,工作稳定,社会地位也较高。“我没有走仕途升官的野心,只是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

  去年,她报名参加了深圳市和广东省的公务员考试,自我感觉还不错,但两次都最终名落孙山,经过总结教训,黄琳认为自己主要是行政能力测验考试失分太多,从去年开始,她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学习相关的书籍。

  “我觉得,过去的公务员考试经验,对于我的帮助很大,我相信这次一定能够如愿以偿。”看得出,对于这一次国家公务员考试,黄琳是志在必得。

 

首页 | 中心介绍 | 个性化教育 | 辅导课程 | 成功案例 | 新闻中心 | 师资队伍 | 资费标准 | 在线报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1 乐清步步高家教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5i设计